“我”是……(系列)

2021年06月24日

“我”是一个有洁癖的人。

住在别墅的富商们都有洁癖,他们的柜子上摆满金银珠宝,他们认真擦拭灰尘、小心翼翼摆放,把一切整理的井井有条错落有致一尘不染。

我看到琼楼玉宇里的达官显贵们都是那么做的。

虽然我面前只有一个垃圾桶,堆满了肮脏的废弃的物品,但是我看到它们不整齐,我要把它们变得干净整洁,因为我有洁癖。

当我看到有人往垃圾桶里随意丢弃垃圾,不屑一顾置之不理,我会大声抱怨甚至斥责他们,虽然他们毫无悔改之心。

为什么他们不懂得干净和整洁,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,不能像达官显贵们一样,做一个严于律己有洁癖爱干净整洁的人,

我有洁癖,我比那些不懂干净整洁的人高贵,我比他们都高级。(狗头)

(2021年03月11日)


“我”是一个设计者。

我定义了一种新的加法运算,在这种运算规则下,1+1=3,2+2=5。

我出了一些题目,比如 3+3=?、4+4=?,如果有人能回答出题目,就说明他们已经掌握了我创造的“知识”。

有的人热衷于学习我创造的知识,奉我为神灵,乐此不疲,以此为荣,甚至看不起没有掌握这些知识的人。

有的人还会为了我争吵,面红耳赤,在讨论是我创造的知识好,还是另一个设计者创造的知识好。

有的人会觉得掌握了我创造的知识,就比掌握了另一个设计者创造的知识的人高级。

我喜欢这些有趣的人,虽然在我眼里,他们都是虫子。(狗头)

(2021年03月23日)


“我” 是一个建筑师,能够进行普通建筑物设计图纸的绘制。

有一次工头喊我帮忙,工地缺人手,需要把砖头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。我去了。

搬砖的工人不明白,为什么搬同样的砖,从同样的一个地方搬到同样的另一个地方,给我的报酬比给他们的多。

(2021年04月22日)


“我” 是奥特曼。

人类总是 “好心” 地劝告我,怪兽特别厉害,怪兽特别强大,怪兽摧毁了很多人类的房屋和土地,怪兽给很多人类战士带来了死亡和恐惧,要我小心怪兽的攻击,要我对怪兽有 “敬畏之心” ,不要小看了怪兽。

我懒得解释我的手一举起来就可以发射激光。

(2021年04月22日)


“我” 是一个船长。

我命令我的船员去一个小岛上寻找宝藏。一定有的,宝藏就在那里。

如果你非要问我,我为什么肯定那个小岛上有宝藏,因为别的船都到那里去找,而且找的很热闹,大张旗鼓。

即使有去探索过小岛的船员说,那里没有什么。

即使有去过更大的岛的船员说,那里没有什么。

一定有的,宝藏就在那里。

如果你非要问我,我为什么肯定那个小岛上有宝藏,因为别的船都到那里去找,而且找的很热闹,大张旗鼓。

(2021年04月29日)


“我” 是一个游戏的资深玩家。

我经常说这个游戏如何好玩,为什么好玩,为什么值得玩,多有前景。

我们经常讨论这个游戏的玩法,阵营,策略,升级,成就,装备,公会,任务,操作,等等。

一个新手玩家说,这个游戏不好玩。

一个新手玩家说,这个游戏虽然好玩,但没有另一个游戏好玩,没有另一个游戏有价值,没有另一个游戏有前景,没有另一个游戏有意义。

我怎么可能抛下在这个游戏上的积累,去玩另一个我没玩过的游戏。

我甚至不会承认,新手玩家说的是对的。

即使新手玩家真是对的。

(2021年05月07日)


“我” 是一个地主。

秋天到了,家里需要雇佣工人去田地里收割麦子,长工短工都有。

经常看见工人们相互探讨收割麦子的手法、步法、心法,相互比较谁割麦子速度快、质量高,谁经验多、能够快速收割掉各式各样没长齐的麦子。

越是手艺好、会说话、忠心的工人,我自然越是喜欢。他们也会为此洋洋得意,因为得到了比其他工人更多的认可和报酬。

手艺好的工人是有优越感的,他们可以到任意一家地主家里去收割麦子,因为他们有精湛的收割麦子的技术,大多数地主没理由拒绝这样的工人。这可不是一般工人能享有的待遇,他们已经算是高级的工人了。

高级的工人有时还是给普通工人讲解割麦子的技巧,传授收麦子的心得。地主招收新的工人时,也会让高级工人代为把关,用一些刁钻的技术问题判断,想来的工人到底能不能达到地主家的要求。

(2021年05月26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