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……

2021年10月02日

你是内战时期的军阀,伪装成屠杀了全村并抢劫了公主的强盗,押着公主到交流情报的酒馆,寻找生活在黑暗里的情报头子摩尔斯帮忙,想要找到军火的藏匿地图。你遇到了幼时有救命之恩的记者,遇到了追求公主至今的特务。他们笑里藏刀,想要抢走你的地位和朋友。最终你输了,死在血泊里,值得欣慰的是,她过的幸福。

你是年轻有钱的渣男,女友背叛你和兄弟约会,你背叛女友和同学约会,同学喜欢你的钱,女友也喜欢你的钱。最后你需要选择,新欢还是旧爱。无论哪种选择,都是凄惨的结局。

你是来自美国的富商,受邀参加一场神秘的宴会。宴会主人曾在十几年前犯下杀人罪行,宴会当天遭到复仇惨死密室。你作为警官调查这起案件,发现凶手精通易容术,来自美国的富商不是富商本人,发现外表纯洁的美女主播暗藏杀机,隐忍多年配合凶手完成报仇。

你是秦国公子扶苏,荆轲来进贡献上地图,胡亥受小人控制想要篡位,你想保住秦国的千秋大业。你的盟友毫不怀疑胡亥伪装的面目,输的理所当然。

你是身负血海深仇的日本警察。在警局办公系统数字化的过程中,很多罪犯利用关系伪造了自己的死亡。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,因为他们没有“身份”。你暗中搜查并一个接一个杀掉“身份干净”的人,他们才是真正的罪犯,因为司法机制的不健全,那帮愚蠢的警察总是无动于衷。你的妻子死于未成年罪犯之手,你怀孕的妻子一尸两命,被罪犯一刀一刀刺进肚子失血而死。你眼睁睁看着未成年的犯罪被释放。这个肮脏的司法系统,这个无能的侦查体系。你亲自动手,替上天惩罚早不该活在世界上的人。

你是龙族公子,你的爷爷是众神族长,由于其他族落的叛乱惨遭杀害。真的是叛乱吗?不是!你想起了前世收养你的爷爷,为了包庇你的军事起义,用脚印引导追捕你的军队走向错误的道路。你成为了雄霸一方势力的首领,才得知你的爷爷舍命为你争取的这个机会。你想起了前世的青梅竹马,由于地位悬殊,神妖殊途,你们的结合引发天谴降临。结婚当日,一半族人为你们的婚礼献祭。你想起了今世,原来族长为了避免悲剧发生,为了保护各族的孩子,走火入魔迷失了心智。三生石,三生路。

你是一味追求大学旧爱的男生,她受到你父母的干预无声息消失,你念念不忘。

你是一只妖怪,在怪谈中寻找自己的故事。

你是反叛军的首领。机器人占领星球,你带领强大的势力奋起反抗。后来发现你不是真正的你,你只是被覆盖了意识的克隆人,你的梦里出现了奇怪的画面,有雪山、有草地、有风、有散落满地的红色眼睛,你唯一的亲人其实是在苦苦寻找你的姐姐。

你是电话诈骗团伙的成员,负责选择合适的语音风格针对不同的目标进行下手。你是公交车祸里的受害者,伙同其他受害者一起,用诈骗的方式让当初事故的始作俑者受到惩罚。

你是小镇的猎魔人,配合小镇唯一的警官一起处理小镇上忽然疯掉的居民。原来你们都生存在计算机的世界里,主网服务器已经停机,你们是仅存的拥有完整建模的主机,病毒很快就会侵入这里。你的好兄弟警官勇敢地牺牲在和病毒的搏斗中。你面临选择,是毁掉这里让一切瞬间消失,还是带着渺茫的希望伙同伙伴们和机器战斗下去?

你是王朝的君主,鸟类神族的公主弃你而去,你征战多年,遇到一个很像公主的女孩,你隐约把她看成了梦中人的样子。多年后,你发现手上的伤口中残留着公主的神识,她没有忘记你,她一直在关心你,但是她不能背叛自己的种族。一边是自己深深想念的深明大义的公主,一边是陪伴自己多年的可爱的女孩。从前车马慢,一生只够爱一人。

你是班里的大哥。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把你们压在倒塌的房屋废墟之下。古木低吟,你们得以重生在另一个世界。新的世界中,校园是黑色的,操场上的老奶奶面目苍白、肚子里的肠子还在对外淌血。教室里有很多带着面具的红头娃娃,睁眼看着你。树林里白色衣服的女人来回飘荡,手上是阴森的长指甲。你们齐心协力战胜恐怖的幽魂,世界重归于美好,正好是校庆日。生活回到正轨了吗?校庆日当天,你自杀身亡在舞台之上。地震了,只有你意识清醒,你为了让弟弟妹妹们勇敢起来面对今后的生活,许愿让古木将你们带到更加可怕的生活中,让他们一次又一次重复面对不堪的世界。

你是山神的孩子。那一年闹山鬼,你的父亲消失在对抗山鬼的战斗中。长大后,每个孩子都很忙,约定的每年的忌日,也没有人再关心。他只想看你们一眼,今年他买了可以延迟拍照的相机,终于可以把他自己拍进去了。人呢?没有人回来?那年森林火灾,你们的消防员父亲死在火灾之中,他一个人将你们 7 个孩子抚养长大。你们儿时晚上看到的油鬼,是他脸上绑着绷带面目全非不忍吓到你们的脸。他一直在默默关注和保护你们。

你是经常光顾青楼的公子。你和招牌艺妓青梅竹马、私定终身,却无疾而终。

你是有钱的大学生,有个人为了钱接近你,装作你的好朋友。他亲手杀了你喜欢的女生,拜月教献祭,是她死亡的表象。混杂着地下交易的地下组织,她终究没有逃脱那里。

你是星期一。从星期一到星期日,一人一天。你们是一个人,又不是一个人,你们的性格不同。你们被坏人关到地下室,一个好朋友救了你们。从被救的那天开始,你却察觉到异常,你真的是你吗?你希望七个人永远在一起,可其他人逐渐有了新朋友,只有你孤单一人。你们许下的生日愿望,都被躲藏在黑暗中的神秘人用奇怪的方式完成了。有人想要母亲的怀抱,神秘人就把母亲的尸体藏在沙发里,每次躺到沙发上,都可以感受到母亲的温暖。有人想要重见小时的朋友一面,神秘人就杀掉一个体型相仿的孩子,把照片贴在尸体脸上。对了,这个神秘人,儿时父亲和母亲吵架,他害怕自己被抛弃,在父亲自杀后,亲手用刀子割开了父亲的肚子,钻了进去。这个神秘人,就是把你从地下室解救出来的好朋友。

你是台湾原住民。荷兰军队进驻台湾,想要占领中国大陆。你一面作为明朝的卧底,在荷兰军官中深受赏识,一面想要团结台湾原住民们团结奋战,建立自己的军事政权。她是你唯一想念的人,你曾经落船漂流岛孤岛上,和一个自以为是的野蛮人共同生活十二年,从零开始种植作物、建造房子。他现在是荷兰军队的高级将领了。你不忍和他兵刃相见,可又必须将荷兰人赶出这片土地。没想到,决战当天,清朝军队、西班牙军队、飞翔的荷兰人号,都来了。

你是一个依靠作弊拥有傲人成绩的学生,你是一个商场得意却患有抑郁症的商人,你是一个在马戏团工作的小丑,你是一个商场失意的货车司机。你的父亲也许不理解你,高考当天你离家出走,逃离你熟悉的城市。第二天,你的父亲满脸疲倦,敲开你的房门。走!抑郁症也是病,咱们慢慢治!你以为会迎来一阵毒打,但收到一个充满愧疚的拥抱。

你是北欧之神奥丁诅咒的产物,你的祖先曾刺伤奥丁的一只眼睛。其他人看到你是白色的乌鸦,失心人看到你是正常的男孩。每当有白色乌鸦从蛋壳中诞生,当天会凭空多出不存在的第十三个小时,一切事物都停滞了,来自地狱的怪物会在此刻出现,肆意杀害方圆一公里的人类,夺走他们代表过去和未来的心脏和眼睛。被怪物杀害的人类会进入眼中世界,等待下次代表预言的第十三个小时出现,他们可以趁机再次回到人类世界,夺舍还处于存活状态人类的身体。你的姐姐,你唯一想念的人,唯一对你好的人,唯一想放你走的人。你咬断自己的一根手指,和怪物做交易,让他不要杀害你的姐姐。可是由于万一挑一的能够记住梦境内容的人出现,害你姐姐穿上了女仆的衣服,被怪物误杀。在这个世界上,你唯一挂念的人也离你而去。你本就是邪恶的产物,你的存在只会带来灾难。下一个诅咒之子,又是谁呢。

你是罪演师的候选人。你曾经是全国最优秀的刑侦警官,一同全来的还有你曾最欣赏的部下。神探仪的出现让刑侦警察显得可有可无,公安系统大规模减员,随之兴起的是配合神探仪定位真正凶手的职业罪演师。当年最优秀的罪演师团队六边形集体身亡,数次愚弄大众的逃脱者到底身在何方。

你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,你是表妹的哥哥,今天替父母参加她的家长会。你的父母重男轻女,对自幼遭遇家庭变故的表妹并不上心。你的女朋友送妹妹一双皮鞋,不知道妹妹有多高兴。可是有一天你发现妹妹弄丢了他的皮鞋,穿着一双破破烂烂的鞋子回家。妹妹怕你生气,专程到你的房间里道歉。你对一切并没有什么感觉,直到收到学校妹妹身亡的消息。妹妹和其他同学一起,尸体被发现在悬崖的下面。你和其他家长一起分析妹妹和其他同学的日记,这么可爱的妹妹,这么可爱的同学们,全部遭遇混蛋老师的猥亵。更加可恶的是,你们没有任何证据指认凶手。你们只有用一生去弥补,自己对罪犯的无能为力。

你是……

你不想玩一场剧本杀,体验一次光怪陆离的奇异人生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