宜怀旧 · 近期微博内容归档

一些简短的想法好像更适合实时记录在新浪微博(简称微博)这样的微博平台上,而不是直接或者总结后发布到博客里,博客对内容的定位似乎稍微有点”重“。

不过微博的内容质量实在是太差了,我尝试过多次打开微博后随便刷一刷,劣质的信息流让人无法忍受。而且微博有两种罪恶,一是能接受的“尺度”太小,我的网名 smallyu 仅仅因为包含”sm”两个字母,在微博的搜索引擎上就无法通过我的用户名搜索到我发布的内容,这很奇怪,也就是说任何包含”smile”、”smart”之类单词的网名都不能正常显示在搜索页面上,这种问题绝对和技术无关。微博的罪恶之二是用户会受到平台的干涉,崔永元在 Youtube 上开通了账号并时不时发布短视频,有一次提到说他在微博有两个账号,两千多万粉丝,但是忽然就不能发布内容了,没有给出任何说明,就是发不了内容,新浪微博不让发,所以现在开始用 Twitter 和 Youtube 了。

相比之下 Twitter 确实好很多,阮一峰的科技爱好者周刊 111 期里有个故事,Twitter 几乎给了用户最大限度的自由:

一个推特用户做了一个实验,注册了一个帐号,特拉普发什么推特,他就发一样的内容,不是转发,而是原文复制,除此以外不发其他内容。

结果,推特官方三天就注意到了他,关闭帐号12小时,要求他在这段时间内删除违规言论。同样的话,特朗普可以说,你说就不行。媒体报道这件事以后,推特恢复了这个账号,并说关闭帐号是一个”失误”。

想起来关于工具的选择的另外一个事,deepin 论坛里经常有人推荐360浏览器,我曾经也非常喜欢用360的浏览器,尤其是360极速浏览器,是一个基于 Chromium 内核套壳的浏览器,里面有一个自带的手势操作的功能,按住鼠标右键在浏览器窗口上划拉几下就能便捷的操作页面了,前进、后退、新建标签页、关闭页面、滚屏、滑动到页面顶部,等等,很好玩。直到后来有一天,国产浏览器集体封禁 996.icu ,我决定再也不用国产浏览器了。

我不希望继续使用新浪微博了,Twitter 对内容几乎没有限制,UE也很好,但是毕竟和我们隔着一堵墙,网络环境总有点差强人意。至于怎么安置内容不是很多的短时间内的想法,得再想想办法了。前段时间本想在微博里“制造”一些看起来“正能量”一点的东西,后来有点跑偏了,不过原则还在,也就是只提”技术无关的话题“。

这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微博的内容,按照时间正序归档到这里。

5月4日

亲情是一种糟糕的情绪,它会让人有难过的感觉。

5月5日

租个小房子,都不知道天是几点亮的。

5月7日

有时候觉得生活糟透了,会不会以后也这样。

有时候觉得生活糟透了,好像前一段时间也这样。

第一次听到的让人心情激动的歌,再听就不觉得多好听了,第一次吃到的很好吃的麻辣小龙虾干拌方便面,再吃就没有太大感觉了。这是一种惩罚。

5月15日

我们都习惯于在游戏里做主角,在影视剧里做英雄,但是把我们放回盛唐,我们做不了李白,也成不了捉妖精的白居易,我们只会是一介平民,在历史上不配留下姓名。

喊加油的人是比较轻松的,在赛场上拼搏的人压力才最大。所以加个油算什么贡献?

5月16日

王者荣耀删了又下,下了又删。删掉是因为浪费了太多时间,下回来是因为时间浪费在了别的地方,还没有得到好的娱乐体验。

5月17日

现在的人,一旦微信拉黑就是真的绝交了,没有任何再挽回的机会,因为除了微信,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联系到它了。住址更是无从得知。

5月18日

自得其乐也是一种生活方式,有梦想有追求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5月20日

只有只有你知道,别人不知道的东西,才有价值。

5月26日

“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都高。”

5月27日

听歌的时候,如果突然听到一首好歌,后面会开始逐渐变得不耐烦,期望再遇到一首好歌,切歌变得频繁,但往往再难听到心动的歌。甚至切过很多的歌后,只好回头再去听当初的歌。

5月28日

《像我这样的人》​​​​

5月29日

一局不想赢的游戏,好像就变的不是那么好玩了。​​​​

流量限速了,早上听歌的时候,QQ音乐停在开屏页面进不去,因为开屏广告一直加载不出来。加载广告已经成了QQ音乐必需的一部分。相反网易云音乐就好一点。​​​​

听到一首好歌的另一面是,提高了对烂歌的鉴别能力,只要听一下前奏,或者一开口,就知道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。

6月3日

百丈怀海有一次陪马祖大师外出,看见一群野鸭飞过。马祖问他:“那是什么?”怀海说:“野鸭子嘛。”马祖又问:“飞哪儿去了?”怀海说:“飞过去了。”马祖闻言上前,使劲拧怀海的鼻子,疼得怀海大叫。马祖说:“叫你还说飞过去了!”怀海当下大悟。

马祖的意思是:野鸭已经飞走了,你还在心里记挂着。

因此想起慧海禅师的故事。有人问慧海,他是如何用功的。慧海说:“很简单,饿了就吃,困了就睡。”那人说:“人人都是一样,这算什么用功。”慧海说:“不一样。”那人问:“怎么不一样?”慧海说:“他们思虑重重,吃饭时不肯吃饭,睡觉时不肯睡觉;我不然,我是该吃饭时吃饭,该睡觉时睡觉,这就是不同。”

——《读者》​​​​

6月4日

有时候不好分辨一个人是真的有水平还是只会晃荡,想起以前的一个老师说话,有几个我早就注意到的经典的技巧。

让人觉得自己厉害的话术(一):

1. 谈起自己和某位“有位置”的人的对话、经历,可能只是很简单的对话、很简单的来往,但是一加上什么什么主任的头衔,就感觉高大上了一点,什么时候见到什么主任在干什么,然后说了是什么话,计划要干点什么,让人感觉讲话者和主任的位置是一样的,有来往的关系。

2. 谈话的时候引用“有位置”人的话,尽管这些话可能很简单甚至没有道理。“我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,就像什么主任说的,xxxxxx”。一方面体现了讲话者和他人来往密集,有观点的交流,另一方面,引用别人的话不好反驳。

3. “制造”榜样,说自己以前教的某个学生现在如何如何厉害,借用他人能力来抬高自己,让人感觉教出来的学生都那么厉害,这个老师肯定更是厉害多了。

4. ……

买过很多次蓝牙耳机,一开始买的都是几十块钱的劣势的那种,几乎都能勉强用用,能听到声音,但也几乎都会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,左右音量大小不一样、有杂音、距离稍微远点就没有声音或者断开连接、容易被周围的磁场干扰等等,耳机的音质也很奇怪。后来因为无法忍受这些小问题,就买了一个Redmi的运动蓝牙耳机,虽然也不贵,但那些小问题通通不见了。

用过之后,很难说Redmi的蓝牙耳机有多好,但明显能感觉到的是,同样很难说有哪儿不好,起码没有那些糟心的问题了。所以其实好用不一定要有多好的体验,能够避开体验差的地方,本身就是一种好了。

以前用安卓手机,时间长会速度变慢是一方面,各种系统应用无法卸载、系统的操作界面上各种广告、权限无法控制,有的应用随便给你发通知,有的应用想收通知都收不到、屏幕亮度和色调……能够避开这些用户体验不好的地方,就算是一种好了,你可能说不上苹果比安卓好的地方,因为苹果可能确实没有比安卓好多少,只是少了非常多不好的地方。

6月5日

不会有两种,一种是学过了,没学会,另一种是没学过,或者还没来得及学。

解决不了问题也有两种,一种是遇到过,或者正在遇到,解决不了,另一种是还没有遇到过。

对于没学过和还没遇到过问题的情况,很难直接判断一个人的能力,所以就需要拿以往的一些事例来证实一个人有相应的能力,比如学会过什么东西,解决过什么问题。

按照这样的思路,学历是事例的一种,有过学历,说明你学会过一些东西,类比推断,你有能力学会其他的一些东西。

工作经验也是事例的一种,有过解决问题的经验,说明你能够解决一些问题,类比推断,遇到其他问题时,你同样可以解决,所以你能够胜任某些工作。

6月8日

PPT 演讲的主要内容有两种,一种是观点,对待某个问题的看法是怎样,原因是什么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观点,然后参会者有什么疑问或者不同想法,交流一下。另一种是案例,就是讲故事,背景、起因、过程、结果、总结,让人听故事,自己的事或别人的事,然后得出一个小结论,过渡到下一个观点或者另一个故事。

第三种内容是在 PPT 上写大段文字、理论、公式、技术方案,然后照着 PPT 读,跟讲课一样,指望能教会别人什么,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可取的。

meetup 更像是一种技术交流会,大家平等的参与对话、交流技术问题,主讲者负责提出话题,其他人负责讨论。PPT 只是辅助主讲者表述话题的工具,是次要的,真正的价值还在人身上,看有没有观点,有没有案例,引出的话题是不是有足够的讨论性。

6月10日

最近睡眠不好有点头晕,精神恍惚,突然想起来以前的一个大学同学,疯了……起码是有一些精神上的问题的,可能那段时间压力大,也可能那段时间经历了一些失败的事情,也可能那段时间没睡好,成为了精神失常的导火索。在精神状态不好抵抗力薄弱的时候受到精神上的打击,可能很危险。

精神失常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,是在某些特定的场景下很容易陷进的迷沼。回想上初高中的不太光彩的日子,其实也是浑浑噩噩不清不楚,做出来的事情缺乏理智,像未开化的原始人一样凭借原始的冲动说话做事。

《洛丽塔》、《穆赫兰道》、《Hello!树先生》、《小丑》这种精神分析片,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点是把真的和假的混在一起拍,作为观众无法直接区分,但是在有了分析影片的要是之后恍然大悟然后细思极恐。假的事情可以和真的一样,即使没有真的发生,你的意识认为发生了,就是发生了。所以我们是否也是患有精神疾病的人?我们经历的事情是否真的确实发生了?如果我们已经进入了精神世界的迷宫,该如何找到出口?

6月17日

前几天吃饭,想起来关于酒桌文化的问题,中国人喜欢喝酒,越醉越好。

为什么想要别人醉呢,因为想要别人出丑。
可对方是客户、是朋友,为什么想要朋友出丑?
因为大家其实都很丑陋。

有的人外表光鲜亮丽,金玉其外,但实际上大家都是人,都会有点破事,都半斤八两。
喝酒,就是想让人把这丑陋但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。
你也表现,我也表现,互相知根知底,关系就变亲密了,生意就好谈了。

6月22日

走在路上听歌,发现一首歌有点好听,但也不是特别好听,歌是好歌,原唱是烟嗓男声,撕裂的感觉,这个翻唱是女声,有点软绵绵的,好像没有原唱那种爆发力了。纠结了很久,从歌一开始直到歌曲快结束,经过一系列痛苦的挣扎和思想斗争,终于决定还是把这首歌添加到收藏列表,点个小红心。打开手机,解锁,进入网易云音乐,点开播放界面,小红心亮闪闪的杵在那里,原来这首歌已经在收藏列表了。

什么样的歌算是喜欢的歌?列表里的歌随意播放,能够引起你注意的应该就是了。可能是某一段音乐、某几句歌词、某一种声音,或者听的时候想要知道这首歌是什么歌,或者……就是在你走神的时候能把你拉回来,让你把注意力放到歌曲本身上面。

所以,知道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之后,就能够确保不会错过喜欢的东西,避免永远忘记这个本可能是你喜欢的东西,避免第二次遇到才明白自己喜欢的悲剧。

包括人。

6月24日

上周末和一个同学吃饭,颇有感慨。以前在博客上用一些篇幅提过这个同学的事情,如今我肯定不会主动拒绝别人的好意。这次见面,总的来说没有太多惊喜,想法还是以前的想法,做的事情基本上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有时候也想仔细分析一下他的人物性格,但又觉得不应该占用更多篇幅了。提几个点吧:

1. 感觉没必要过早“成熟”,想着赚钱、买房、结婚……反正我不喜欢。
2. 如果一个人能够经常而不是偶尔带给你启发,那么他的思维能力高过你。
3. 有时候觉得“难”,也许是消费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能力,重点在于消费的起因,是自己的欲望、外人的压力或者别的什么。

6月26日

最近打游戏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,暂且可以把它称为“神秘的鼓励的力量”。

每次开局后,我都会发一条全局消息:“我们家XXX很厉害,你们小心点”,一开始仅仅是恶作剧,把所谓的队友放在了自己的对立面,感觉自己和对面是一伙的,有一种莫名的快感,卧底、破坏、当坏人。但是后来慢慢发现,也许是错觉,每次我说厉害的人,战绩都不错。

我消息里说到的厉害的人有两种,一种是真厉害的,(当然我经常挑段位高的说,毕竟匹配到的人从青铜到星耀都有),另一种是真的菜的。真厉害那种,要么是自己好好玩了,要么是对面听到这话不服,故意好好玩针对他了。比较菜的,我发出消息后还会解释自己其实才刚开始玩游戏,战绩不好的甚至会愧疚,自嘲说自己比美团还能送。

还有刚刚在游戏里发生的一个情况,有人出了三双鞋(演员,不想好好玩的那种),我发全局消息说,“我们家妲己说不买装备也能赢你们,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”(他自然没说这话),本来只是随便调侃一下,结果你猜怎么着?队友们都开始变得团结了,妲己也好好玩了,甚至还道歉了。也许是这话说的太悲壮了?或者……这话里体现出了一种莫名的友善和信任和……?

我有些感同身受,能够理解这种情况下的心理。虽然懒得分析这种行为本身,但是从这里出发想到了关于“鼓励”、“信任”之类的东西,或许有时候鼓励别人、信任别人的能力,要比命令别人、定个严厉的标准规范别人的行为效果好。当然也得分人。当然还有一个词叫“捧杀”。当然有当然……

6月28日

最后补充一条,以前屡次删除王者荣耀还有个原因,就是对人性的反复失望。希望这次卸载后不要再让历史重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