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两年的体会

如果你看到了这些内容,那么我已经离开上一家公司,开始了新一个阶段的职业生涯。

最后的稻草

在一次技术分享会议上,我意识到我的技术理念和上级、和公司、甚至有可能和整个行业不同。这无关对错,没有冲突没有矛盾,仅仅只是 —— 不同。

我希望技术用来解决技术问题,更关注技术的发展趋势和形态,我并非不会让技术变得具体,只是不认为 “具体” 意味着深度,尤其是把 “具体” 和人类的心理(信任模型)联系起来。具体的技术可以解决特定的问题,有价值,可是格局小了,我不会满足于那样的程度。

比如,我认为,计算机和计算机之间的路由器,就是负责转发网络消息、保证消息准确无误到达目标计算机的,不应该牵扯到消息的具体内容。如果是转账消息,路由器还应该冻结转出方的资金保证交易事务的顺利完成?这太扯淡了。

当然不仅仅是这样的原因,只是因此突然产生了出去看看的想法。想法的产生只需要一瞬间,在上级纠正我的观点时,我绝对承认上级在技术问题上,尤其是在业界,理解上的正确性。只是突然觉得,这一切都太无聊了。那个圈,我跳不出去。

即使没有实现理想的实力,也不妨碍继续拥有理想。

一直只知道远处的山上有恶龙,现在发现,山脚下有怪物挡住了上山的路,山脚下的怪物,名字叫权威。

时机

去年上半年也产生过离开的想法,原因是,当时完全在从事没有技术含量的 CRUD 项目,我不能就那样下去。其实今年的原因也类似。

后来没有离开的原因,不是工作经验或者技能情况。当面试官问我一些很无聊的问题时,我突然觉得,我没有兴趣再继续找工作。换个地点上班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,不应该把技术能力的提升期望于任职的公司。甚至,我其实自己都没想清楚,对新工作的诉求是什么。外加当时大环境影响,面试不方便,以及当时的上级后来给了我不少发挥的空间,就安静呆着了。

去年下半年,降薪,项目失败,部门人心动荡,离职率高。有同事问我,为什么不跳槽?我倒一直不那么看重薪水,尤其当时在 “忙” 一些别的事情,自己的事情,没有心思关注工作的问题。包括今年也是,不是想不想,是没有去想,个人问题太多了,顾不上想。

现在是一个好的时机吗?好不好不知道,至少闲下来了。你也许能想象到,一开始看原生的英文视频和电视剧,感觉多么痛苦,听也听不懂,看也看不懂。有一段时间对美剧丧失兴趣,完全不想看,因为 TM 看不懂啊。

在个人能力的问题上,有一个简单的逻辑。如果我的能力拿得出手,我将找到更好的工作机会。如果我的能力拿不出手,那我必须得走,无论成本多高,即使挣不到钱、交不起房租、在这座城市生存不下去,一定要走。如果只有现在的公司认可我,我就会苟活在这里吗?在现在的公司算是 “被” 核心,但是一两家公司对我认可与否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我从来没有期望拿到比自己能力更多的报酬。

这两年来,我没有闲着。虽然没有把时间用在刷题或背基础知识上,但确实没闲着。速度和加速度,我选择了提高加速度。斧子和木头,我选择了打造更好的斧子。我花费时间,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类,而不是成为一个更好的码农。

在工作时间没有明确工作安排的时候,我在摸鱼吗?是的。但那种鱼摸起来,异常痛苦。我需要时刻思考,接下来做什么?我能做哪些工作相关的有价值的事情?每天早上醒来、每天晚上下班,想的都是,今天干什么?明天干什么?明明我已经尽力了,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在工作上,我问心无愧(基本上)。不是故意偷懒,是实在想不到可以做的事情,何况连上级都没有。我才是真正想做些事情的人。

关于面试,我不希望刻意准备什么。必要的回顾和梳理经历是必要的,但不应该关注面试题。技术能力不可能一时半会儿提高,那种能短时间学会的东西,在哪儿学不一样呢,无论身处现在的公司还是未来的公司。我需要的,也许是一个试用期。如果能力不够份,我会自觉知趣地主动离开(当然,我知道现实社会不是那样运作)。我希望可以压力缓和的完成这次跳槽,如果在找工作过程中突然启动某个主题的学习计划,手忙脚乱不说,可能连找工作的兴趣都没了。

突然回想起在大学的时候,每次考试的前一天晚上,教室封楼,所有人都在宿舍里专心急迫地看书复习,校园里、操场上空无一人。只有我在外面溜达、在宿舍睡觉。需要会的已经在脑子,不会的临时看也没什么意思。

如果这次找工作遇到了比较大的阻力,那么我将会用亲身经历验证一个浅显的道理:两三年的工作经验远没有两三年的学历证书重要。我自认为学校里充满各种形式化的事情,各种魔幻的心理状态,无法教给我真正有用的知识。

(事实上,面试机会还是不少的,把握不住,是我自己的原因了。)

一些事

以前没有在博客里提起,因为这些事情对我没有 “成长” 上的意义。虽然有接近 1 年的时间都牵扯在这一系列事情和情绪里面,但确实没有意义,不值一提。现在回忆一下作为记录,防止以后忘得太彻底。

第一阶段

部门分两个小组,应用层小组和底层小组,简称 A 组和 B 组。我当时从属于 A 组。其实部门并没有多么明确的权限划分,我也没有搞山头的意思。

去年下半年,一个项目需要我(A组组员)和 B 组的组长合作,共同完成一件事情。从我当时的立场看,我只是个写代码的,出于在 A 组的工作经历以及对 A 组组长一定程度上的信任,心想好歹也是 B 组的组长,我又不太懂那个项目,他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。

实际的合作过程中却被难受了一把。他的思维逻辑没有足够条理,一会儿测场景一,一会二测场景二,一会儿又要测场景一。然后突然产生个想法,说那就测一下验证一下,场景一和场景二都测。完全想到哪儿做到哪儿。我们测的是分布式系统,有 4 ~ 6 台机器,每台机器上 2 ~ 3 个程序,切换场景需要所有的程序改配置、重启、清日志、记录机器状态、记录结果、分析结果等,还是在远程桌面、网络延迟到能让人爆炸的情况下。其实这个还能忍受,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,只是觉得这样的工作有点枯燥繁琐,有点抵触。

重点在于他不信任我。我事后复盘了一下,他在整个过程中、对我指手画脚的这些工作中,得出的结论,全是我早就已经知道的结论。他连带我消耗的那些时间,完全没有对事情起到推进作用。我事前就和他说过,结论是怎样怎样,然后他说,“那这个得跑一下”,“看看结果” 之类。我当时对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,毕竟他的 title 在那儿,而且我也期望他可以得到什么不一样的、更有用的结论,就听他的了。结果呢,他让我做的事情,只是把我的结论又验证了一遍。我开始对他的能力产生质疑。

后来又隔了几天,他让我重新验证一遍之前最好的一次结果。我在一些操作后,说直接写结论是多少吧。他坚持让我再操作一遍,把过程和结果拿给他。我就生气了,问 “这次测试的目的是什么?是为了把结果给你看一眼吗?” 我心想,我工作的内容就是给你打下手?我工作的价值就是给你看结果,让你相信我?在这件事情上,我们是合作的关系,还是从属关系?我凭什么做这样的事情?是你高估了自己,还是低估了我?你要真有能力也行,问题是你没有。

然后我的解决方法是,我对他说,以后再有事情,找我的领导(组长或部门负责人),让我的领导来协调,而不是直接命令我。意思就是让我的组长帮忙挡一下,拦掉一些没意义的事情。我从立场上并不能直接拒绝他,说这事我不干。如果我的领导一致认为一件事情是有意义的,从工作的角度,我肯定没有理由拒绝领导安排的工作内容。另外,如果我的领导一致认为我的工作内容就应该是给他打下手,那我当场辞职。

第二阶段

经过第一阶段的事情后,我偶尔还瞎想,要是有一天领导要求或安排,我转到他们那个小组了,肯定得搞得天翻地覆,因为我并不信任他(B 组组长)的能力,我不会放心地把工作内容交给他。

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。B 组组长离职,B 组的某个组员成为组长,我转岗成为 B 组组员.

这 NM 搞笑呢?别说 B 组组员升的组长,就是原组长在的时候我也不服啊?甚至原组长的上一任组长、部门技术负责人(已离职),我也是一开始就怼的。

我确实没服。一个人突然来当我组长、当我领导,有权力安排我接下来要做的工作,这样的人,我不得先试试他的水平吗?我不可能轻易把将来的工作时间,任由没能力的领导瞎指挥瞎浪费啊。

然后我就用比较生硬的方式搞了点事情。^_^

事实上,各种迹象都表明,他(现任 B 组组长,即将离职)能力确实不行。不是说技术能力,是指当组长的能力。一般来说,一个内心和实力都强大的人,无论面对别人怎样的质疑,都应该是岿然不动、稳如泰山的。结果他那儿直接就歇菜了,没有反驳,甚至还有点认可和顺从我说的话、我的行为。自己都承认自己不行,那我干嘛听你的?

最后是部门负责人出面协调解决。当我说出我的判断时,部门负责人说,你不应该反抗他,而是帮助他,一起完成该做的事情……(侧面默认了我的观点,至少面对我是这样的说辞)

事后,部门负责人还找我谈话,大概意思是,你最近没有搞事情吧?你不要再说他了,再说他就要想走了,我怕他走……

第三阶段

或许你会觉得,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都是我的问题,是我让他们的工作遇到了阻力。要是换个听话一点、服从性强的人,就完全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。

换个角度想,也许是他们太弱了,连我都压不住。我不可能主动降低自己的标准,假装服从他们的安排。

我到目前还是相信,无论身份、地位、背景、履历,过去多么辉煌、现在多么有钱、关系网络多么庞大、人际来往多么高端,技术就是技术,逻辑就是逻辑。不会因为一个人是部门负责人、首席架构师、行业知名人士,他说的话、他的技术观点就是绝对正确的。

这是一个能压得住我的人。

所以我换工作了。 :P

一些坏话

我喜欢《海贼王》的故事。

如果你在一艘几乎停摆的船上。连船长都不知道,船往什么方向开,要到什么地方去。你还敢坐吗?

感谢公司

必须要说明的是,上面提到的事情是从非常片面的视角、带有强烈主观个人情绪的描述。公司员工关系和睦、领导管理有方,基本不存在让人不愉快的事情。我只不过是把某条线单独拿出来说了,公司带给我的正面记忆远比写出来的事情多,我的成长离不开每一个遇到过的人。

感谢公司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这两年半的时间。

感谢上级

在交接工作的时间里,我一度担心会被领导卡离职流程,甚至想好了各种对策来应对各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。这种担心的主要的来源,不是上级,也不是我的交接对象,而是另一个和我的工作无关也和我的交接无关的人。

他的逻辑基本上是,在我离职后,某些事情(不是我的本职工作,友情支持)他们自己处理起来会有困难,所以期望我在离职前就做好一些一步到位的事情。我推测他的动机有两种可能:一种是他认为自己技术能力不足,无法顺利完成某些事情;另一种可能是,他认为这些本该由他自己处理的事情,比较繁琐复杂,他也懒得做,就借机推卸事情,让我做。

无论是哪一种可能,都应该和我的离职流程无关才对,但也就是稍有点担心,他会以此去影响领导在离职流程上的判断之类,因为在新的组织架构和工作安排上,他是比较重要的承担工作的人,在领导那里可能会有比较高的权重,算是我小人之心了。我相信领导还是拎得清的,事实上也确实没有出现不合理的情况。

比起这种具体的小事,我倒是更在意,其实我现在离职得稍微有点早,还没有做一些什么事情,就走了。主要也不敢继续留在这里,这次换工作,更像是在逃生。我不敢牺牲以后的可能性,在这里做不知道结局的事情。

对以前和现在的上级心怀愧疚中心怀感激。

新的工作

在新的工作上,我认为会离 “自由” 更近一步。

这里的自由也许包含多种含义,但我明面上肯定只会承认技术意义上的自由。可以接触真正的互联网,是无法用社会资源衡量的精神财富。

祝好

将军不下马,各自奔前程。